首页  学术成果
《新疆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成果简介
 
2013-10-27

党的十七大提出走中国特色的城镇化道路,并把它列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六条具体道路之一。党的十八大指出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道路,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自治区七届九次全委(扩大)会和第八次党代会提出“以现代文化为引领,以科技、教育为支撑,加速新型工业化、农牧业现代化、新型城镇化进程;加快改革开放,打造中国西部区域经济的增长极和向西开放的桥头堡,建设繁荣富裕和谐稳定的美好新疆。”在新世纪新阶段新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入关键时期,中央审势度势、高瞻远瞩,专门召开新疆工作组谈会,对推进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作出全面部署,提出特殊支持政策。因此,必须狠抓本次机遇,应该借鉴世界各国快速城镇化阶段的经验,吸取其教训,必须结合新疆实际,转变城镇发展模式,提升发展质量,因势利导推进新型城镇化。这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内在要求,是推进新型工业化的客观需要,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是推动新疆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使新疆百姓从城镇化进程中获得更多福利的重要途径。实施新型城镇化战略,也是新疆获取先发性的竞争优势,推动新疆快速崛起的必由之路。

一、新疆城镇化进程的科学判断

分析新疆城镇化进程和发展态势,可以作出以下基本的判断:

1.新疆城镇化已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但总体发展水平低

2.新疆城镇分布分散、布局不均衡

3.城市首位度高

4.自上而下的城镇化机制

5.城市职能的趋同性强,产业结构失衡

6.城镇化质量不高,县域城镇化水平低

二、新疆城镇化存在的问题

1.城镇化速度滞后于经济发展速度

2.城市化的资源环境约束性明显

3.城市化的生态环境效应比较突出

4.城市化引起的社会问题更加显著

三、新疆新型城镇化的总体思路及内涵分析

1.总体思路

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统筹兼顾为原则、以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以现代文化为引领、以农牧业现代化为基础、以新型工业化为动力、以体制创新为先导、走城乡统筹、量质并重、多元融合、可持续发展、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特色城镇化道路。

2.科学内涵

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制约因素之一,就是缺乏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因此,对于新疆而言,无论是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农牧业现代化,还是吸引东部乃至海外资金和人才、加强与中亚地区的经济合作,都必须把加速城镇化、培育构筑城市网络、早就坚实的区域发展平台作为有效手段和重要任务。

(1)新疆的资源环境条件和发展阶段决定了传统的城镇化到了不可持续,必须走新型城镇化道路。新型城镇化是对城镇化本质和内涵的重新界定,是对传统城镇化道路的扬弃与发展。

(2)由于新疆特殊的地理环境,特殊的文化背景,特殊的地理区位,新疆的新型城镇化要注意数量的增长和质量的提高要并重,特别是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方面要做更多的工作,还有是多元文化的共生,注重地方特色,这是在新疆走一条超越常规发展城镇化的基本要点。

(3)新疆新型城镇化应该是相对均衡发展的城镇化,这就需要在南疆地区,在其他地区培育新的经济增长基地,新的城镇化的空间载体,新的基础设施来提高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老百姓的生活质量。

(4)新疆的新型城镇化应该是一个多元一体文化繁荣发展的城镇化。文化的多元发展,多民族聚居,实际上是一个优势。在这样一个高度聚居,高度融合的环境里,是能够提供更多创新的动力和创新的思想。

(5)新疆的城镇化应该是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发展。新疆有很多干旱和半干旱地区,降雨量比较少,蒸发量比较大,虽然水资源从量方面来讲并不少,但分布很不均匀,有很多地区是结构性的缺水。也有很多沙漠化的地区,盐碱化的地区,草场退化的地区,湖泊萎缩的地区,城镇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人工化的过程。在任何一个地区发展城市,发展工业,发展交通设施就是和自然争夺资源。但是在人工化的过程当中,因为我们面对发展的要务,在环境方面要做的工作就是千万不能突破环境的底线,这是很重要的。

四、新疆新型城镇化评价

根据新型城镇化的内涵,应用数据的归一化处理、熵权法以及多指标综合评价模型等定量研究方法,我们从城镇化水平、经济发展水平、生态环境保护情况以及社会发展水平等四个方面对新疆十五个地州新型城镇化进行评价。评价结果显示:(1)北疆地区综合水平相对较高,而南疆地区综合水平相对较低;在空间分布上,北疆地区,尤其是天山北坡经济带处于较好水平,而南疆三地州处于最低状态,地区差异非常明显,并且最高的乌鲁木齐与最低的和田地区相差2倍之多。(2)从城镇经济发展水平分析可以看出,克拉玛依与乌鲁木齐作为天山北坡经济带的两大核心,经济发展位居前两位,吐鲁番地区、石河子市、昌吉州的经济发展况较好,都在全疆平均值之上;巴州是南疆地区经济发展情况最好,但也只是略高于平均值,与北疆地区相比仍有差距,而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经济发展比较落后,均未达到全疆平均水平的一半。(3)在资源节约与环境保护建设方面,北疆的克拉玛依位居全疆第一,乌鲁木齐、吐鲁番、塔城地区、博州、阿勒泰地区、发展情况较好,均高于全疆平均水平,而石河子市和伊犁州直属县(市)均低于平均水平,是北疆水平最低的地区。南疆的巴州与阿克苏地区位居全疆第二,而克州和田地区相对靠后。(4在城镇社会建设中,乌鲁木齐市是最好的,巴州、昌吉州、克拉玛依市等城镇社会建设情况也可以。相对而言,克州、和田地区、吐鲁番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相对比较靠后,均低于全疆平均水平。

五、新疆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战略重点

新疆新型城镇化发展,必须建立起与资源环境承载力相适应、与新型工业化和农牧业现代化互动推进的城镇化发展格局,不断缩小城乡差距。

1.以中心城市为龙头,以绿洲城镇组群为单元,强化城镇集聚扩散,促进区域协调和城乡统筹。充分发挥中心城市在新疆各级城镇体系中的首位作用,推进工业和人口向中心城镇、重点城镇适度集中。构筑多个协调发展的绿洲城镇族群,加强绿洲内部城镇之间的分工协作,统筹区域内资源开发、产业园区布局和基础设施共享。以县市为单元,以绿洲片区为基础,统筹布局城乡居民点,促进城市公共交通、基本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向乡镇、村庄延伸,推进城乡协调发展。

2.以基础设施和民生设施建设为载体,完善城镇化发展的外部支撑,增强绿洲城镇区域竞争力。加快交通、通讯、电力、水利等区域性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干旱区的对外开放度,减少绿洲间交流时间和成本。改善居住、教育、文化、卫生和环境等民生条件,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高居民受教育程度和创新人才培养水平,积极推进城市及县城主要设施指标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完善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软硬环境,增强干旱区城镇发展质量和竞争力。

3.以剩余劳动力转移为关键,促进“三化融合”,增强绿洲城镇化的内生动力。推进产业多元化和第一、二、三产业联动,推进干旱区新型工业化、农牧业现代化和新型城镇化的融合发展。培育传统绿洲农业区新型农牧业合组织,扶持劳动密集型、微小企业发展,形成城乡产业和就业的协同进步。按照生产在园区、生活在城镇、产业园区与中心城镇互动的原则,统筹产业园区与城镇布局,促进各类产业园区与城镇一体化发展。

4.以生态文明为契机,促进绿洲城镇与资源环境的和谐发展。以水资源承载能力为前提,合理调整水资源的产业配置、区域配置,建立节水型产业和节水型城镇,发展低耗水、低排放、低污染的循环经济,探索适应干旱气候的生态城镇化建设模式。加强绿洲生态建设,促进资源开发和环境保护的相互协调,强化干旱区流域综合管理,依托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探索符合干旱区特点的生态补偿的长效机制。

六、新疆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模式及对策

1.保护生态环境,全面推进生态城市建设

新疆作为西北干旱区的典型地区,其自身较为脆弱的生态系统以及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人为因素造成的环境恶化使得其城市的发展面临着许多制约,不仅成为了新疆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瓶颈,也不利于新疆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全面推进。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将生态文明建设列入重要议题。新疆的各个城市应从自己的实际出发,明确其发展目标及原则,充分发挥其地理位置特殊、资源丰富、民族众多等特色,探索出适合自身发展条件的模式。比如,乌鲁木齐、昌吉和奎屯等综合型城市在生态城市建一设过程中必须从区域发展的全局出发,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将城市发展水平的提高与生态环境建设统一起来。努力建设自然生态系统良性循环、资源合理充分利用、绿色经济特色明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城镇体系;克拉玛依市、库尔勒市和哈密市等矿产资源型城市应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加快城市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发展循环经济,加快对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改革资源税收制度,设立可持续发展基金;乌苏市、塔城市、博乐市、阿克苏市等农牧业型城市而言,就是要将生态城市建设与区域特色经济的发展、农牧业特色产业的发展相结合,扩大城市对周边农村地区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辐射作用,实现城乡协调发展;吐鲁番市、阜康市等旅游城市的建设需要从保护现有的特色自然资源和人文环境出发,加强旅游品牌创建,延长旅游业产业链条,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推动旅游中心城市、节点城市和重点景区的交通建设,还应注重完善城市的环境保护设施建设;喀什和伊宁等特殊经济开发区城市应构筑对内对外开放新格局,加快发展边境经济贸易区,大力推进与内地及周边国家的大通道建设,完善口岸功能,畅通与内地及周边国家的物流,扩大人员往来,推进新疆对内对外开放跨新台阶、上新水平,努力把喀什市和伊宁市打造成新疆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和基地;阿勒泰市、和田市和阿图什市等生态功能城市应该提升城市综合竞争力,大力发展服务业,推进生态系统“强壮”工程,促进生态与经济的互利互融。

2. 统筹区域发展,加快城乡一体化步伐

近年来,国家虽实施了一系列支农惠农政策促进农民增收,新疆也加强了支农惠农的力度,但受多种因素制约,农民增收依然十分困难。2005年,新疆全区农民人均纯收入仅为2482元,2010年年增长为4643元,而2005年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为7990元,到2010年增长为13644元,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都在不断扩大。因此,新疆要推进新型城镇化,必须要缩小城乡之间的差距,实现城乡一体化。十八大报告指出城乡发展一体化是解决三农问题根本途径。新疆要结合绿洲生态特点,科学编制规划,合理指导城乡一体化发展;加强小城镇建设;加快社会事业发展,提高乡村社会公共服务水平;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统筹区域发展,提升区域中心城市辐射带动功能;完善政策体系,强化制度保障。

3. 转变经济增长发展模式,加强低碳城市建设

通过研究可以看出,新疆低碳城市发展状态基本处于第Ⅱ等级,其综合值总体呈波动上升趋势,属于高碳城市类型。党的十八大报告也提出“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根据城市发展总体规划要求,按照低碳城市发展目标及功能定位,结合新疆城市的经济发展条件及城市规划,从政策层面、技术层面提出了促进新疆低碳城市发展的若干建议:政府加强引导和支持力度,为低碳城市建设提供政策保障;转变经济增长发展模式,优化结构调整;引导绿色消费,推行低碳生活方式;加强环境保护,创造低碳环境。

4. 分类指导,发挥优势,因地制宜地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

实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和主体功能区战略,按照自治区“两带两区”的发展战略布局,分类指导,发挥优势,率先发展天山北坡经济带和天山南坡产业带,扶持发展南疆三地州贫困地区和沿边高寒地区,因地制宜地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天山北坡经济带应选择外部组团、内部联动统筹协调发展的新型城镇化模式;天山南坡产业带在推进新型城镇化过程中可以选择走廊式模式;南疆三地州要建设可以发挥城镇各自特色的,多元化、符合式的城镇群带。结合本区域特点,按照新型城镇化的要求,选择以“阿图什-喀什-和田”为中心,县级小城镇为节点的“多中心,多层次”网络式的城镇化发展模式;沿边高寒地区新型城镇化的道路选择因地制宜,推进多元特色城镇化发展。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友情链接